增收与亏损并存 造车能给股民带来想象力吗

2022-10-18 10:38:05
导读 近日,鸿海集团通过其社交网站官方账号发布Foxtron Model B预告视频。新车定位为紧凑型两厢掀背车,基于MIH纯电动平台打造。按照计划,Mo...

近日,鸿海集团通过其社交网站官方账号发布Foxtron Model B预告视频。新车定位为紧凑型两厢掀背车,基于MIH纯电动平台打造。

按照计划,Model B和一款名叫Model V的电动皮卡将于10月18日举办的年度科技日正式发布。

如果加上去年年度科技日发布的家用SUV车型Model C、豪华轿车Model E和电动大巴车Model T,富士康在一年的时间内就发布了5款车。

不过,对于富士康造车,很多业内人士的看法却是,发布新车只是证明自己具备代工的能力,从而获得更多新势力品牌和传统车企的订单。

可是一个代工苹果手机的企业,切入到当今的汽车代工赛道是否容易?富士康自身的业务基本盘如何,能否为造车业务提供充足的资金保障?

增收与亏损并存,造车能给股民带来想象力吗?

近日,富士康(鸿海集团)公布最新的财报显示,今年前三季度,富士康总营收4.66万亿新台币(相当于人民币10480亿元),同比去年增长了13.66%,创同期新高。

具体来看,9月份富士康营收8223.23亿新台币(相当于人民币1850亿元),环比增长83.18%,同比去年更是增长40.39%,也是历史新高。

不过,营收虽然增长,富士康仍然维持全年的展望不变,对接下来第四季度的预期只是“谨慎乐观”。

一方面原因是,旗下港股上市的富智康集团财报并不太乐观。

据上个月港股富智康集团发布2022财年中报,公司在2022年1月1日-2022年6月30日实现营业收入41.25亿美元,同比增长4.76%,归属母公司净亏损2378.00万美元,亏损同比减少15.63%。也就是说,主营手机代工业务的子公司虽然营收增加,但仍处于亏损状态。

另一方面,从长远来看,由于通货膨胀仍然居高不下,加剧了人们对全球经济衰退的担忧,这可能会抑制消费需求。从大客户苹果公司的股价来看,在9月份下跌了12%左右,今年迄今更是下跌了近20%。作为苹果主要代工厂,富士康想必也感受到了未来的寒意。

众所周知,富士康一直被人熟知的标签就是苹果手机御用代工商。iPhone14发售前,曾有消息称,预计iPhone14系列的平均售价将上涨大约15%,结果苹果概念股、富士康概念股盘中强势拉升并涨停。只要苹果的日子滋润了,富士康的日子就不至于太差。

不过,长期来看,依赖苹果并不能让富士康赚到更多代工费。

苹果的代工厂对苹果的话语权很弱。曾经欧菲光被苹果踢出供应链,让广大投资者看到了苹果的“打工人”不好当。

回顾富士康代工的这些年,利润率是越来越低。苹果供应链厂商不止富士康一家,和硕、立讯精密等公司接连“上位”,富士康的代工蛋糕被一点点分走,苹果降低了对富士康的代工依赖,就更有了“砍价”的底气,2021年富士康的毛利率已经跌到8.31%。

驾轻就熟的代工业务被苹果拿捏,叠加全球经济衰退大背景下消费萎靡的影响。富士康也明白,是时候加快造车的进度了。

在A股上市的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(工业富联)近日对外表示,新能源汽车是公司打造“第二增长极”重点布局的领域之一。

不过工业富联的股价并没有因为发布新车上涨。富士康发布Model B视频当天,A股因国庆节休市。10月10日开市当天,股价不仅没涨,还继续下跌了4.22%,收盘价创下新低。

同样为造车备战的小米,在发布造车公告的当天,股价就上涨了2.2%,富士康发布新车预告股价不升反降,可见二级市场对富士康新车似乎并不太买账。

又要理财又要分红,富士康造车的资金够吗?

大家怀疑富士康对造车项目是否真的重视,首先是因为富士康在造车上投入的资金相对较少。

众所周知,造车是一项烧钱的游戏。蔚来CEO李斌曾表示,没有200亿不要造车。去年3月份小米宣布加入造车大军,初始投资100亿元人民币,还计划用10年100亿美元的资金投入来做这件事。

富士康在宣布造车后,在造车领域的投资并不算多,相反却把很多资金用于理财和分红。

工业富联3月22日晚公告称,拟斥资不超过476亿元买理财和结构性存款,而476亿元约占总资产的18%,显然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在工业富联去年度利润分配方案中,合计分红99.18亿元,占2021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49.56%。

对于理财的476亿,公司坦诚地解释称,此举前提是控制风险,目的是充分利用自有资金、提高资金使用效率、增加公司收益。

而在造车的投入和态度上,富士康却有“雷声大雨点小”的嫌疑。

9月13日,工业富联9月13日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,新能源汽车是公司打造“第二增长极”重点布局的领域之一,在新能源汽车方面,公司从新能源车轻量化、省电化及智能化三个方面推进布局。

落实到行动上,据天眼查APP显示,去年9月工业富联子公司裕展科技以约3.78亿元并购深圳市恒驱电机股份有限公司。

不过,虽然富士康有心把新能源汽车作为“第二增长极”来布局,但出于整个公司控制风险,增加收益的考量,对造车业务板块真正的大块投入还没有开始。

另一方面,富士康面临投资分散,进而导致现金流紧张,可能也会影响到造车或汽车代工业务的进展。

富士康曾在美国威斯康星州芒特普莱森特投资100亿美元(640亿人民币)建大型液晶面板厂。富士康后来也多次表示,计划在该厂区生产高科技咖啡售卖机、通风设备或电动汽车。

不过由于当地的投资补贴协议要求富士康必须招聘足够的人数,威斯康星州的大型工厂落地一直不顺利。

去年5月14日,富士康与美国电动汽车制造商Fisker就汽车组装正式达成合作,将于 2023年推出新车,这是富士康第一次拿下汽车组装的大单。

令人意外的是,富士康并没有打算在威斯康星州芒特普莱森特的工厂生产电动车,而是又收购了位于俄亥俄州洛德斯敦的通用汽车公司前工厂,并计划在那里生产电动汽车。

据观察者网援引《华尔街日报》的报道,“富士康在威斯康星建设超级工厂的计划已经泡汤,当地官员希望通过改善基础设施来吸引其他制造商,以及带来大量就业机会,他们指望富士康能继续为这些改造项目买单。”

可见,富士康在威斯康星州投资100亿美元的超级工厂成了一个难以进行下去的“烂摊子”。

造车往往需要企业和地方政府互相配合,比如蔚来和合肥政府、特斯拉和上海市政府的合作以及对赌协议签署得相对顺利。相较之下,富士康在威斯康星州的建厂投资似乎被“套牢”了。

富士康在基础设施方面投如大量资金,又要兼顾理财和分红,已经很难有多余的资金用于造车。

联想到此前富士康官网上的一段宣传视频“撞衫”某网站19元素材,引起业界一片哗然,也说明富士康对于造整车根本不够上心。

那么,如果说代工是富士康真正的理想,发布汽车品牌真的是为了自证代工能力,那么一个“果链”企业是否能顺利切入汽车代工行业?

初入汽车代工领域,富士康难寻“良师”

截止到目前,富士康的代工业务其实已经吸引到一些客户。

今年5月,富士康与Lordstown Motors达成合作协议,并向后者提供4.65亿美元的投资贷款作为资金支持。近日Lordstown Motors宣布,富士康已经为其代工的首款纯电动皮卡Endurance将在今年底前上市,售价为5.25万美元。

对于Lordstown Motors这家客户,通用此前已经清仓了所持有这家公司的股份,与其说富士康拿到了这家初创车企的订单,不如说是“带资接盘”。而且即使在美国地区,相比SUV和轿车,皮卡的市场规模也比较小。

近日,富士康官宣与洛杉矶电动汽车初创公司INDIEV达成合作,并会为后者生产第一辆量产原型车。一个颇为引人注意的亮点是,INDIEV的首款车INDI ONE搭载了专门定制的Windows系统,让其具备了“个人车载电脑”的属性,车主可以在车内使用搭载Windows系统的交互屏来办公和玩游戏。

不过这样的创新是否被用户普遍接受还是一个未知数,而且比起苹果家喻户晓的Carplay,微软的车载操作系统几乎还没什么人知道。

整体来看,目前富士康的汽车代工并没有切入到主流乘用车市场。而事实上,这个领域当前的竞争颇为激烈,对后入局的企业是一个不小的挑战。

首先,传统车企在汽车代工业务方面有丰富的经验,拿到代工订单较为容易。比如江淮与蔚来的合作,赛力斯与华为的合作,基于传统车企和互联网公司能够实现优势互补,是比较经典的先例。

而果链企业原来的业务就是科技含量不高的代工制造,更缺少传统车企在汽车行业的基础,对车规级质量标准的理解不够深,即使是代工业务,没有车企的帮助也很难完成“从0到1”的跨越。

和富士康相似的另一家“果链”公司立讯精密,也打算进入汽车代工。不过立讯精密并没有跟风造车的想法,而是在奇瑞协同下走整车ODM模式。

据悉,立讯精密与奇瑞新能源拟共同组建合资公司,在这项合作中,奇瑞扮演的角色是立讯精密成为Tier 1路上的“陪练”。在此基础上,立讯精密的长远目标是成为汽车零部件Tier 1领导厂商。

在谈擎说AI看来,富士康与INDIEV和Lordstown Motors合作造车的目的也是为了学习造车经验,完成从0到1的跨越。只是相比立讯精密拜师奇瑞,富士康找的两个“师傅”都是初创企业,能学到多少经验,就要看造化了。

事实上,初创汽车代工厂商在“互联网企业+传统车企”的合作模式面前完全没有优势可言,百度造车选择与吉利合作,华为参与的问界AITO,也是和有整车生产经验的小康合作。

这种合作造车模式被看好,是因为现在很多车企产能过剩,代工厂“一抓一大把”,想要在汽车代工领域有一席之地,就必须紧跟新能源汽车发展潮流,完成智能化、轻量化的代工模式。但遗憾的是,目前还没有哪家互联网头部企业愿意当富士康的“陪练”。

在造车领域,富士康的野心非常大。在2020年的鸿海科技日上,富士康母公司鸿海精密集团董事长刘扬伟说道:“特斯拉是电动汽车中的iPhone,而富士康希望成为电动汽车领域的Android。”

如今看来,富士康无论造车还是汽车代工,面临的困难其实都有点多,但无论如何,能拿到初创车企的订单相当于已经卖出了第一步。

新能源汽车取代燃油车已经是时代大势,况且,传统新能源汽车行业是一条“长坡厚雪”的赛道,富士康虽然跑得不算快,但至少方向明确,未来可期。

免责声明:本文由用户上传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!